学校宵禁之前,我还想去买份臭豆腐

2018-06-22 10:26:03 来源: 第三时尚 作者: 缘糖
字号:
浏览:

  我人生最好的朋友是我大学的同学,萍子,很巧妙的是,我们不是上课认识的,我们是在同一家便利店打工的时候认识的。

  我们两个都是很孤僻的人,都是从小县城里出来的人,都是连同班同学都认不全的人,都是穷人,都是自卑的人,所以相识的瞬间,更加惺惺相惜。

  我们家是种地的,每年冬天家里的院子会埋起来很多红薯,我妈会生个大炉子,一边供暖,一边在炉壁贴两个红薯,慢慢烘干水分,慢慢煨熟,流出甜甜黏黏的汁,红薯皮也被烤的脆脆的,一拨就碎了。

  烤熟的红薯可以剥皮吃,也可以直接从中间掰开,热气腾腾,趁着热咬一口,一股红薯特有的浓郁的香气就飘进鼻子,红薯肉像奶油一样入口即化,还带着红薯皮微微糊掉的气息。

  跟我不同,萍子就喜欢冬天捧着一袋刚刚出炉的糖炒栗子大快朵颐。小巧的栗子在装满黑色石英砂的大锅中来回翻滚着,沾满了焦糖,一个一个咧开了嘴儿,隔着老远就能闻见街角的炒栗子的香味儿。

  拿个刚出锅的栗子,用大拇指的指甲在栗子皮上用力一划,两个指头轻轻一捏,皮肉分离,放进嘴里,冷热适中,软糯香酥,不一会一袋儿就见底了。

  在北京那么一个寒冷又满地积雪泥泞的天气里,一个人享受一整个烤红薯或者一整袋炒栗子固然是再开心不过的了,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跟萍子一起吃一个烤红薯,一起吃一袋糖炒栗子。

  边吃边聊,边吃边笑,边吃边一起从打工的地方走回宿舍,一路上也不觉得冷,也不觉得饿。

  其实糖炒栗子和烤红薯都好贵,我有一年冬天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攒钱买了一部手机,每天吃饭都是用烧饼馒头充饥,看见喜欢吃的红薯我也不敢买,萍子看见就会不声不响的买回去,但她担心我不好意思,还会故意说是买多了,吃不了。

  但是萍子那么节俭的一个人,她也不富裕,怎么会买多呢?她是怕我窘迫才这么说。

  我安静的吃着她带回来的烤红薯和炒栗子,总觉得此生如果能拥有一个知心知己的朋友是件太美好的事儿了。

  你成功时,她会为你锦上添花,你落魄时,她也会为你雪中送炭,不管怎样寒冷的冬天,你总知道,有一个人,怀揣着热腾腾的红薯和栗子在等你回去分享。

被老师扔了早点,

我反而对她感到愧疚

  @一楠

  我们学校门口常年有卖早点的小车,经营范围集结了北方所有面食,烧饼油条包子,肉夹馍里脊夹馍培根夹馍,鸡蛋灌饼烤冷面煎饼,稀的有粥有豆浆有牛奶,总之无限宠溺你的喜好。

  我经常会不小心起晚了,慌慌张张的跑到校门口买个鸡蛋灌饼,揣进口袋,跑进教室,因为我到的晚,通常只有前排的位子留给我了。

  那我也毫无顾忌,悄悄地把灌饼拿出来,趁着老师回头在黑板上写字,我就赶紧咔哧咔哧的咬两口,赶紧嚼,生怕老师猛地一回头看见我蠕动的口腔。

  有人可能会想,哎呀一楠你真没出息,我就问你上过学么?

  哪个学生没有偷偷摸摸的在课堂上吃过早饭?这可是青春的一部分啊!

  很快的,我青春的一部分就被老师逮个正着,她走到石化的我身边,抢走我的早点,用一条十分优美的抛物线准确的投了个三分球完美进筐(垃圾桶),如果当时她扔的不是我的早饭,我会给她鼓鼓掌。

  但是她扔的是我的早饭。

  我恨,自尊被践踏是小,没吃饱是大。

  接下来的整节课我都在替早饭哀悼,然后生闷气。

  下了课我们老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,巴拉巴拉的数落了我一顿,具体说的啥我也不太记得,大概的意思就是,我在课堂上吃东西,老师不管的话,别的同学就该拿我做榜样,大家都在课堂上吃东西那还得了?

  我心里不服气,但也点头称是。

  我以为可以走了的时候,老师给了我一袋沉甸甸的东西叫我拿走。

  我低头一看,一碗豆腐脑,一个鸡蛋灌饼,比我自己的早餐还丰盛。

  我确实吃了一惊,老师跟我说,她也有不对的地方,不该扔学生的早餐,学生吃不好早餐,也没精力学习。

  我当时就下定决心,我以后不会再在这位老师的课上吃东西了,我第一次觉得挺惭愧的,那一瞬间我甚至想告诉她:老师,其实全班三分之二的人都在你转身写字的时候在吃东西,我们骗了您!

  但是兄弟义气,我没这么干。

  回宿舍的路上我就在想,以前也不是没被逮着骂过,惩罚过,但是我们这种二皮脸的小孩,其实特别好哄,你打或者骂,我们都不怕,我们就怕你真心实意的对我们好,帮助我们,有时候愧疚感也是一种驱动力。

  Ps:我们老师南方人!豆腐脑是甜的真受不了!

有些苦,一根糖葫芦就化解了

  @萝二

  我考研两次都失败了,第三次备考,一路独自坚持着走来,到了秋末11月,临近考试,我越来越恐惧,如果我第三次还考不上,就要回家去做父母给找的一个并不喜欢的工作,我的命运就不再受我自己支配。

  我很害怕,我完全脱产,拼命的学习,租了一个地下室,白天还好,可以去有空调的图书馆复习,到了晚上回家,没有暖气没有空调,有个小太阳可以发热我还很害怕失火。

  那时候我每天5点就起床读书,一坐就是一天到晚上12点多才会休息,不活动,坐太久导致小腿水肿,还有轻微的痔疮。

  因为脱产,没什么经济来源,全靠家里并不多的帮助,吃一个盖饭都要考虑好久,有时候就干脆不吃了,弄得胃也疼,肠子也疼。

  遇见阴雨天气,或者下雪的天气,我的小房间就会反起一股极其浓郁的霉菌的味道,不见太阳,半个月都干不了,全身起湿疹,大半夜痒的无法入睡,只能忐忑的开着小太阳烘烤着那些潮湿的角落。

  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嚎啕大哭,生而为人,有的人的路就顺风顺水,平平坦坦,想要的都有了。

  有的人就要大费周章,百转千回,一路尽是坎坷,可能都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。

  不过回过头来想想,生命终归是公平的,该吃的苦该受的罪该享的福,逃不掉也避不开。

  小时候我是家里的霸王,呼风唤雨的角色,我想要什么都能得到满足,以至于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。

  也正是凭着这份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,我愉快的过了20多年。

  曾经我最喜欢吃糖葫芦,我爷爷总会给我做糖葫芦,我开心还是不开心,只要有一串糖葫芦我就特别满足,瞬间可以喜笑颜开。

  爷爷会去市集上买那种最好最圆最红的山楂,回来用清水认真的清洗干净,串成一串放进烧好的糖锅中,沾上一层糖浆后迅速拿出来,用力的“Bia”在涂上食用油的铁板上,这样,底部就会结城一层糖板,又好看又好吃。

  糖葫芦曾经也算是我人生的信仰了。

  后来爷爷生病走了,我上学来到了北京,虽然经常看见有卖糖葫芦的地方,也不经常吃。

  这是一个多么寒冷的11月啊,我从图书馆走回家,刚刚下过雪,路上泥泞不堪,空气中都是冷气化作的冰渣。

  街道两旁有卖快餐的小吃,什么手抓饼,武汉热干面,炒饼,馒头,香气扑鼻,我也饿的饥肠辘辘,刚想掏钱买一份面充饥,转头看见街角路灯下一片红艳艳的光芒。

  我过去,问了问价钱,一根普通的糖葫芦,5块钱。

  卖糖葫芦的老爷爷慈眉善目,听我说学习到这么晚,一个劲儿的让我以后早点回家,一个女孩子,太晚太冷,路上不安全。